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最强狂兵 > 第3887章 明若晓溪

第3887章 明若晓溪

    熟悉的面庞,熟悉的身材,伴随着的,还有熟悉的香水味。
    当蒋晓溪出现在这个房间里面的时候,苏锐竟是本能的有一种恍惚的感觉。
    他差点本能的说上了一句……好久不见,蒋小姐。
    其实,双方这一次见面,和上一次分开时间间隔并不算长,但是这期间苏锐却经历了很多很多,包括地狱和黑暗世界之战,包括挑遍东洋,也包括在拉丁美洲的苏利斯直面天正教廷老教皇和星空之神。
    数次在生死边缘行走,苏锐这一次重新回到国内,都有种恍如隔世之感。
    他已经成了孩子的父亲,而蒋晓溪……则已经是白秦川公开给全首都的未婚妻了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这茶室的画面好像忽然切换,苏锐像是坐在了那一次开往水州的车上。
    当时的车子上坐着一个要去试婚纱的漂亮女人,也是个即将过生日的姑娘。
    后来,在到达水州市之后,苏锐在酒吧里面,对某个水州酒吧业扛把子唱了一首《生日快乐,蒋小姐》,把后者感动的稀里哗啦。
    嗯,当时苏锐送给蒋晓溪的奇葩生日礼物……是一套秋衣秋裤。
    即便如此,蒋晓溪仍旧非常珍视这一套生日礼物,被感动的稀里哗啦,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……这是她人生之中收到的第一件生日礼物。
    对于“第一”这个字眼,人类总会非常珍视的。
    这个第一件生日礼物,对于蒋晓溪来说,也是唯一。
    其实,苏锐并没有意识到,他在蒋晓溪的这一场生命中留下很多的“唯一”。
    每一个画面,都是毕生难忘的记忆。
    那一次,当这一男一女双双跌进浴缸里的时候,水花四溅,在那一刻,苏锐恍惚了,而蒋晓溪也几乎沦陷在苏锐的温柔之中。
    但是,最后,苏锐还是控制住了自己,并没有在激情的驱使之下做出一些本能的事情来。
    两个人并没有突破到最后一步。
    对此,苏锐并不遗憾,虽然蒋晓溪如花似玉,身材线条更是火辣,但是,苏锐也知道,如果自己和蒋晓溪发生了某些超友谊的关系,那么以他的性格,可能就放不下了。
    放不下,有些时候是牵挂,有些时候是负担,这个真的不好界定的,还是要看每个人的主观意愿才行。
    况且,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追求,苏锐也不想着强行去改变蒋晓溪的人生道路。
    尽管他从来也不赞成蒋晓溪选择这么一条艰苦甚至是危险的路,但是,有些事情,如果硬拦着蒋晓溪,不让她去做,那么她可能永远也不会甘心的,心底的某些火苗永远也不可能熄灭。
    在此之前,苏锐和蒋晓溪之间并没有特殊的感情,但是,经过了那两天的相处之后,蒋晓溪把苏锐当成了一个真正可以依靠的人,同样的,也是一个……朋友。
    一个可以说心里话的朋友。
    蒋晓溪进来之后,也看到了苏锐。
    她的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。
    嗯,也只是闪烁了一下……仅此而已,很快,蒋晓溪又变的笑靥如花了。
    从她的表情上,真的没法看出来这个姑娘此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,你不知道她的心里面有没有和苏锐一样,想起当日在水州所发生的那些画面。
    你同样也不可能理解,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委屈到这种地步,明明不爱,却偏偏要嫁过来。
    “锐哥,好久不见了啊。”蒋晓溪笑着说道,同时给苏锐倒了一杯普洱。
    红色的茶汤,看起来让人心情愉悦,只是,不知道在场的几个人在内心深处是不是真的愉悦。
    “很久不见,晓溪又变漂亮了啊。”苏锐也笑着打趣了一句:“人逢喜事精神爽,看来这句话可绝对不假。”
    苏锐并不担心这句玩笑话会刺到蒋晓溪的伤处,他也知道,对方的内心绝对比表面上看起来要坚强的多了。
    “锐哥说的没错,能够嫁进白家,也算是让我得偿所愿了。”蒋晓溪说着,还看了白秦川一眼,眼睛里面带着笑意。
    随后,她把目光投向苏锐。
    此刻,苏锐分明感觉到,蒋晓溪的眼睛里面好像藏着一些东西。
    而那些“东西”,好像和情意有关。
    当然,蒋晓溪的眼神极为的隐蔽,也就只有苏锐才能够隐隐明白,白秦川根本感觉不到。
    这一刻,苏锐不禁有点心疼蒋晓溪这个姑娘了。
    然而,对于蒋晓溪而言,她其实在以往都不需要别人的关心,只需要一个人勇往直前便好,但是,苏锐此刻的情绪,却被她清楚地感知到了。
    嗯,她知足了。
    所以,下一刻,蒋晓溪的笑容变得灿烂了许多。
    “锐哥,我和秦川的婚礼,你可一定要来啊。”蒋晓溪笑着说道。
    “我能只去参加婚礼,但是不带红包吗?”苏锐这货很没出息的问道。
    “可以可以。”白秦川笑答:“咱们可先说好啊,到时候,谁都不能带红包,我只要祝福就好。”
    几个人聊了几句没营养的话之后,苏锐便说道:“秦川,白家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白家……”白秦川听了苏锐的话之后,露出了苦笑:“锐哥,其实,你应该也知道,白家里面上蹿下跳的人可一直都不少,有能力的没几个,却个个都想要指手画脚,而且……我虽然是被老爷子给强行推了出来,但是并不能够服众啊。”
    苏锐闻言,点了点头:“确实如此,你们家里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。”
    这家伙可没有一点自责或者尴尬的觉悟,其实,白家能落到这样的地步,基本上都是苏锐所导致的。
    当然,当着苏锐的面,白秦川却只能苦笑,别无他法。
    “不,何止是不是省油的灯,简直是鸡飞狗跳,家里的破事天天让我焦头烂额。”白秦川无奈的说道:“这些家伙难道就不能给我创造出一个稳定的后方来,让我安安心心的往前冲吗?”
    蒋晓溪笑了笑:“确实不省心,包括我们的订婚,也是一样,反对的声音太多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们的婚礼还有那么多人反对?”苏锐的眉头轻轻一皱。
    其实,对于白秦川和蒋晓溪的这一场婚礼,苏锐到现在还有点迷糊呢,他真的不知道蒋晓溪用什么方法搞定了白老爷子,使得后者对这一场婚礼竟是那么赞同。
    其实,到了白秦川这个级别,以他的生长环境来看,他的婚礼,更多的是一场利益交换,这种利益交换,和爱情完全没有半点关系。
    白大少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,但是他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,甚至连一丁点反对意见都没有提。
    “当然了,反对的人太多了。”白秦川摇了摇头:“不过,我也是懒得考虑这些人的想法,在意的太多,就会让人很累,他们都快对我撕破脸了,我何必还把他们当成家人?”
    蒋晓溪笑意盈盈的给苏锐和秦悦然各倒了一杯普洱,又说道:“在白家,我确实不是很受欢迎,因为,在几乎所有人看来,他们认为秦川唯一该娶的,就是苏家的苏炽烟。”
    让白秦川娶苏炽烟!
    苏锐差点脱口而出一句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”!
    放屁!
    开什么国际玩笑!
    娶苏炽烟?
    他白秦川配得上吗?他整个白家配得上吗!
    苏锐这家伙开始很明显的不爽了。
    白家的那些混蛋,一个个的脑子里面都在想什么好事呢!
    其实,站在那些白家人的立场上,好像这样想确实也没有太大的问题,毕竟苏炽烟是苏无限的女儿,是整个苏家的掌上明珠,放眼整个首都,在所有未出嫁的大小姐里面,苏炽烟的软件硬件都是绝对排在第一的!
    “这些家伙,根本认不清自己。”白秦川摇了摇头,根本不避讳苏锐:“倒是贺天涯,最近一段时间一直都没有回来。”
    苏锐想着贺天涯派人去东洋保护山本恭子的事情,摇了摇头,现在,他对贺天涯的观感也稍稍的有点复杂。
    确切的说,他开始不太能看得清这个人了。
    难道说,是因为手术之后,让贺天涯的心态发生了一些改变?
    “他不回来,你是不是轻松不少?”苏锐笑着问道。
    这两个堂兄弟之间的关系不和,可不是什么秘密了,贺天涯眼高于顶,但凡是白家的人,一个都看不上,也包括白秦川在内。
    “不轻松。”白秦川喝了一口茶,摇头苦笑道:“我倒是希望他回来,这样的话,所有的火力都被他吸引过去了。”
    “估计贺天涯也不会做这样的傻事。”说到这里,苏锐摇了摇头:“三叔最近的状态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三叔忙得简直见不到人了,最近正在欧洲访问,然后就要去米国,可能和一些经济上的谈判有关。”白秦川说道:“他和苏意叔叔一样,到了这个位置上,就已经身不由己了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苏锐说道:“等三叔回来,我想约他吃个饭。”
    “锐哥,你是想要和我三叔吃饭,还是想要问问他关于宁海福利院大火的事情?”白秦川微笑着问道:“其实,你问他,还不如问我。”

推荐阅读:最强狂兵 有没有像365一样滚球的app 超级兵王 近身狂兵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

看网友对第3887章 明若晓溪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