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最强狂兵 > 第3534章 神秘监狱长!

第3534章 神秘监狱长!

    没有绝对的自由。
    苏锐这句话说得还是很精确的。
    至少,在卡门监狱内部,他的自由是相对的……卡门监狱的管理者曾经制定过一个特殊的规定,对于某些重点犯人,在特定区域内是可以自由活动的,反而不会限制他们的绝对自由。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给了苏锐越狱的可能。
    当然了,这是卡门监狱历史上唯一的越狱者了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
    “我们离开了卡门监狱之后,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适应外界的生活。”埃博托宁摇了摇头,说道,“虽然那个时候我们负责看管你们这些所谓的犯人,可是,真的严格说起来,我和森里克,跟你们这些犯人也没有太大的区别。”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森里克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我们名义上是在看管着你们,可是,也被你们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管着,稍有不留神,就特么的失去了两根手指头。”
    “说来说去,感觉是我欠你们的。”苏锐自嘲的笑了笑,“可是,当时,我必须要走,所以,很抱歉了。”
    他真的是很认真的在道歉。
    不过,终究是桥归桥,路归路,他们从一开始就是站在对立面的,现在想要走向和好一途,也是完全不可能的。
    在苏锐看来,这件事情只有生死才能解决,这也是森里克和埃博托宁今天所露面的答案。
    “为什么我没有你们这样的想法?我反而觉得,回到卡门监狱,当一个狱警,也是一件很爽的事情。”弗里德曼说道。
    “蠢货,那是你没有遇到有脑子的犯人,要是多几个阿波罗这样的家伙,恐怕卡门监狱就要翻了天了。”森里克再度不屑的看了弗里德曼一眼。
    从双方见面之后,他就没有停止过对弗里德曼的鄙视。
    “你们背后的老板是谁?”苏锐笑了笑,问道。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不知道。”森里克看了看埃博托宁一眼,两人交换了个眼神,但是明显都不知道真正的答案。
    苏锐选择相信他们的眼神。
    他了解这两个家伙是什么样的人,虽然狠辣阴毒,但是懒得说谎作假。
    所以,有些时候,和他们相处起来,反而是一件轻松的事情……只要去看拳头硬不硬就好了,不用像现在一样,面对那么多的明枪暗箭,刀光剑影。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”苏锐看向了弗里德曼。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当然了,我就算知道,也不能说出答案来,毕竟,我的金主为了把我给捞出来,给了卡门监狱五百万美金。”弗里德曼说道,“我不能让他的钱打水漂,毕竟,我也是个有职业道德的人呢。”
    “呸。”苏锐毫不客气的往地上啐了一口:“我给你六百万,让你把你的主子给卖了,你愿意吗?”
    这弗里德曼竟然还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:“如果你答应我绝对保密的话,我不是不可以考虑的……再加五十万,绝对可以成交。”
    苏锐听了,咧嘴笑了起来:“这么多年了,你一点也没变。”
    森里克也摇了摇头:“就这智商,真不怪当年阿波罗把你在监狱里面给耍的团团转了。”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弗里德曼的眉头皱了皱,“你以为阿波罗不会出这笔钱?区区六百万,对他来说算的了什么?”
    埃博托宁说道:“他这铁公鸡的性格,别说六百万美金了,给你六百万越南盾都难,你究竟是异想天开,还是年少无知?”
    弗里德曼却坚持着说道:“我相信,阿波罗愿意出六百万来买这个消息的。”
    “我当然愿意买这个消息。”苏锐看了看弗里德曼,“但是,不是从你这里买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弗里德曼挑了挑眉毛。
    “因为你不知道答案。”苏锐说道,“哪怕你自认为你见过他。”
    “我确实见过他。”弗里德曼说道,“我还和他聊了很久很久。”
    “我如果是幕后金主的话,是断然不会把真身暴露在你的面前的,尤其是在知道你可能还会见到我的情况下了。”苏锐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    埃博托宁点了点头,深以为然的说道:“说实话,我也是这样想的,对于弗里德曼这种蠢货,幕后金主可能还遮遮掩掩的和他见个面,但是对于我们这种聪明人,他是断然不可能露面的。”
    苏锐笑了笑:“说实话,弗里德曼也是西方黑暗世界里面有数的高手,怎么到了你的嘴巴里面就显得如此不堪了呢。”
    “因为他本来就是如此不堪,他但凡智商在线,也不可能当初被你像遛狗一样遛的那么惨。”森里克说道。
    虽然他们看似是站在苏锐的对立面上,可是言语之间竟然也都还是帮苏锐在说话,至少把弗里德曼给怼的挺惨的。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就是混蛋,混蛋,懂吗?”弗里德曼气的哆嗦。
    可是,他虽然实力强大,但吵架可从来吵不过任何人。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真是把弗里德曼当傻逼了,其实他不算傻逼,只是偶尔犯浑。”苏锐停顿了一下,又说道:“确切的说,是……是犯浑的次数稍稍多了一点。”
    森里克和埃博托宁哈哈大笑起来。
    “你们笑什么?我可是觉得阿波罗在夸奖我。”弗里德曼反而说道。
    “可他是要来杀你的。”森里克说道。
    “指不定谁杀谁,可是,杀人之前,或许多夸奖两句,也是一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吧。”弗里德曼的心态看起来非常不错。
    苏锐听了,甚至还给他竖了个大拇指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“他们在做什么?”埃勒尔问道。
    “可能是在叙旧,但是叙旧之后,可能就要动手了。”法蕾尔通过对讲机说道:“随时准备支援,三打一,咱们的将军可完全不占优势。”
    这位漂亮上校的面色非常凝重。
    “幸好的是,将军没有选择在别墅里面打这一仗,否则我们视线受阻,很难看到战斗的过程。”埃勒尔立刻布置道,“狙击手全部就位,等我命令再开火。”
    “先等等看吧,这种时候,我选择相信将军。”法蕾尔说道。
    这时候的她不禁想起来苏锐曾经一掌将她打翻在地的情景了。
    不知道这位漂亮上校到底想到了什么细节,俏脸竟然微微红了起来。
    似乎,在喷了那华夏的某种气雾剂之后,她胸口的伤处已经完全不疼了,彻底消了肿。
    可是,不知道为什么,在消肿了之后,法蕾尔的心里面竟隐隐的有种怅然若失之感……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?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“好久不见面了,大家的人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,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喝一杯?”苏锐提议道。
    弗里德曼眯着眼睛率先回答:“我对喝一杯这件事情完全不感兴趣,尤其是和你。”
    当初在卡门监狱内部,他可是跟苏锐非常不对付,更何况,此时自己的双胞胎兄弟已经死在了对方的手上。
    “用你们的华夏语来说,此仇不共戴天,大仇未报,怎么可能和你喝酒?”弗里德曼的脸上满是压抑着的怒意。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呢?”苏锐对森里克和埃博托宁说道,“我记得你们以前就喜欢喝点酒。”
    “我戒酒了。”埃博托宁说道,“在离开卡门监狱之后,我也远离了酒精。”
    苏锐挑了挑眉毛:“哦?难道是因为我?”
    “没错,喝酒,让我丢掉了两根手指。”埃博托宁说道,“那种疼痛彻骨铭心,你不会体会到的。”
    “森里克,你呢?”苏锐说道,“我记得你以前就很少喝酒,倒是抽烟抽的很凶。”
    “我可没有戒烟,香烟这种东西,跟女人一样,戒不掉的。”森里克说着,又点燃了一支烟。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准备现在就动手吗?”苏锐摇了摇头,“我总觉得这样有点伤感情。”
    “等我抽完这支烟。”森里克笑了笑,“事实上,以我们之间的关系,能聊上这么久,已经是相当难得的一件事情了,我以为我见了你的面会咬牙切齿,但是现在还能笑得出来,这不是个奇迹吗?”
    “好,那我等你抽完这支烟。”苏锐说完,站在原地,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“你在闭目养神吗?”埃博托宁问道。
    “不,我在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准备。”苏锐回答。
    他在回想,回想着森里克和埃博托宁的动作特点。
    即便时间隔了好几年,但是,曾经的记忆也没有多少的模糊。
    只是,苏锐并不确定的是,这两个家伙在离开了卡门监狱之后,实力又上升到了什么程度。
    在不远处,两台高清摄像机正对着苏锐所站立的位置,实时传输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一处街心公园旁边的室外咖啡馆,宙斯的手里面拿着一个平板电脑,正看着苏锐对峙卡门监狱三人组的画面。
    “阿波罗也真是不容易,总是有那么多的明枪暗箭射向他,我想提醒他一声都来不及。”宙斯说道。
    而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则是戴着黑色的鸭舌帽,超大号的墨镜遮住了眼睛,留着看起来颇为性感的胡须,只是这胡须的颜色已然有些灰白了,他嘴里叼着一根雪茄,手里同样捧着平板,盯着屏幕,墨镜后面的眼睛眨也不眨。
    “作为黑暗世界的众神之王,你这么偏袒一个黄种人,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呢,宙斯?”这个男人问道。
    “不要有任何的种族歧视。”宙斯微笑着说道,“黄种人怎么了?唯一破了你卡门监狱的,不就是这个黄种人吗?作为监狱长,你怎么没把自己的小拇指给剁掉呢?”

推荐阅读:最强狂兵 有没有像365一样滚球的app 超级兵王 近身狂兵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

看网友对第3534章 神秘监狱长!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