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最强狂兵 > 第3305章 来自灵魂的颤栗!

第3305章 来自灵魂的颤栗!

    仔细观察,这断神刀确实断掉了一大截,但是断口是倾斜的,所以很容易让人误认为这是一把完整的短刀。

    听了葛伦萨的话,丹妮尔夏普的小嘴张成了“o”形,她是听过断神刀的传说,但是却不知道这一把大名鼎鼎的短刀,竟然是一把断掉的武器!

    当然了,对于这种宝刀而言,并不是断了的就会被称为残次品,至少,这一把断刀仍旧被兰斯洛茨时时刻刻的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听了葛伦萨的问题,兰斯洛茨并没有回答,眼中流露出更深的回忆之色,而在回忆的同时,他还流露出一抹凝重之意。

    很显然,断掉这断神刀的人,是个他不愿提及的人!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兰斯洛茨才说道“那是我毕生的阴影,还是不要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,他受了伤,激起了心底一些情绪,反而变得和气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很少有人知道,这一把断神刀在传到兰斯洛茨手中的时候,就是一把断了的刀!

    难以置信,是不是!

    那断了的刀口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兰斯洛茨,这是耻辱,更是警醒!

    而这,也许就是把刀传给他的人希望达到的效果!

    葛伦萨倒也没有继续追问,笑了笑,随后随手一抛,那珍贵的断神刀便划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,落在了兰斯洛茨的脚边。

    他竟然将这一把价值连城的宝刀给还回去了!

    刚刚还在互相下死手的两个超级大佬,此时此刻竟然显得一团和气,也是难得。

    其实,他们本来就不必彼此生死相见的。

    立场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兰斯洛茨明明一伸手就可以接住这把刀,可是他偏偏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事实上,对于兰斯洛茨而言,断神刀被以这样一种自保的方式逼出来,本身就是一件挺丢脸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看脚下的断神刀,兰斯洛茨再看了看自己受到重创的左肩,控制不住的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伴随着这咳嗽声,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边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兰斯洛茨来说,这种吐血的感觉是非常陌生的,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体会到类似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弯下腰,兰斯洛茨捡起了断神刀,然后在怀中一抹,那把刀便消失不见了,也不知道塞在了身体的什么位置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塞巴斯蒂安科也已经完完全全的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那把金色长棍在他的手中,使得其战斗力似乎更上了一个台阶,金棍所致之处,漫天都是气爆声!

    陈阳不甘示弱,无数的腿影迎上了金色的棍影,但是却很难将之攻破,反而这种以双腿硬撼对方武器的战斗方式,让陈阳受了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他的进攻实力了得,防守能力也相当可以,在和塞巴斯蒂安科对战的过程中,陈阳被击中了很多下,但是却还是可以继续坚持战斗,这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了。

    塞巴斯蒂安科满心都是愤怒,他的攻势很猛,但是没想到这几年来陈阳的实力提升幅度极大,短时间内并没能战而胜之,甚至,这还是在他祭出了武器的情况下!

    可毕竟陈阳的脚再厉害,也不如这金色

    长棍坚硬,终于,他的腿脚渐渐发沉,腿影的速度也不如之前了!

    塞巴斯蒂安科已经完全占据了对陈阳的压制状态,他的胳膊一震,一道金色流光骤然脱手飞出,狠狠的撞击在了陈阳的腹部!

    陈阳的一身气力,登时被这一下给打散了!

    塞巴斯蒂安科的动作没有任何的停顿,金色光芒瞬间便将陈阳笼罩在内!

    此时的情况对于后者来说,已经是十分危险了。

    可是,陈阳仍旧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,依旧在顽强的抗击着。

    终于,塞巴斯蒂安科的金色长棍狠狠的砸在了陈阳的肩头!

    狂猛的力量袭来,陈阳终于抵抗不住了,他的膝盖一弯,眼看着就要跪倒在地!

    可饶是如此,陈阳仍旧把右腿猛然往前跨了一步,本来的双膝跪地也紧跟着变成了单膝跪地!

    塞巴斯蒂安科双手握着棍子,陈阳双手擎着棍子,两个人都在对视着,一个满是怒火,妄图用力量将对方征服,另外一个则是目光平静,即便力有不逮,也仍旧勉力支撑。

    塞巴斯蒂安科所输出的力量已经到达了巅峰,然而他也只是把陈阳的后背给压的弯了一些而已,并没有能让对方低头!

    陈阳的脸都已经涨红了,脖子和额头上都是青筋暴起,谁也不知道他究竟还能支撑多久!

    看着自己许久都没能让陈阳低头,塞巴斯蒂安科怒声说道“你们这群华夏人,都是该死的硬骨头!”

    陈阳无法作出回答,他憋着一口气,硬顶着对方的攻击。

    终于,也许是由于塞巴斯蒂安科所输出的力量实在是太庞大了,陈阳终于再也坚持不住,噗的一声,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,整个人也终于趴在了地上!

    他的面色从涨红瞬间便转为了苍白!

    塞巴斯蒂安科收起了金色长棍,并没有下死手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现在如果要拿走陈阳的性命,简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一棍子下去,陈阳的头就会被妥妥的打爆掉,此时的他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反抗。

    “何必呢。”塞巴斯蒂安科长长的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一点也没有获胜的喜悦,反而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这种怅然的状态,也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在他的身上出现过了。

    陈阳吐了两口鲜血之后,再度抬起头来,艰难的支撑起了身体,看着塞巴斯蒂安科,说道“时隔这么久,我还是打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打不过是正常的,能打过才是不正常,毕竟在几年前,双方的实力还有着天差地别呢!

    当然了,陈阳上一次败给苏锐,也只是偶然而已,那一次苏锐完全是凭借着天心刀法的精妙招式让陈阳落败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陈阳和塞巴斯蒂安科以力相拼,还支撑了这么久,这是苏锐所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葛伦萨淡淡的看着这边的情景,说道“这个青年能够在你的执法权杖之下支撑这么久,已经是非常难得了,换做是我都不一定能够做到。”

    咳咳,陈阳这年纪,在老迈的葛伦萨看来,确实能勉强算得上是“青年”了。

    葛伦萨的话语虽然很淡,但是却能够听出一股

    清晰的赞叹之意“华夏的这一群年轻人,假以时日,未来不可限量,恐怕你们亚特兰蒂斯到时候都要不得不让位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言论,自然让黄金家族的两个大佬听起来很不爽,但是这偏偏又是事实。

    塞巴斯蒂安科只能冷冷的说道“他早就不是华夏人了。”

    葛伦萨像是想起了什么,说道“国籍重要吗?心在哪儿才重要。”

    心的方向才重要!

    说的确实如此!

    虽然陈阳在亚特兰蒂斯家族之中呆了这么多年,但是,他的心始终是向着华夏的!黄金家族从来也给不出他半点归属感!

    葛伦萨的这句话无疑相当于是在打塞巴斯蒂安科的脸了。

    后者此时面色阴沉无比。

    是的,如葛伦萨所说,塞巴斯蒂安科所拿出的那金色的长棍,就是亚特兰蒂斯的执法权杖!

    然而,即便是祭出了权杖,却还是没能速胜,被陈阳坚持了那么久,塞巴斯蒂安科很不爽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他和兰斯洛茨的观点是一样的——一旦他们用了武器,那么必须以一种碾压的姿态获胜,否则的话,那胜利根本就不叫胜利。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抱歉了,塞巴斯蒂安科。”

    后者听了这第二次道歉,重重的哼了一声,但是眸间却显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复杂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要废了苏锐,你显然是拦不住我的。”塞巴斯蒂安科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之前和陈阳的剧烈战斗,让他那似乎无尽的磅礴体能也消耗了一些,喘气声比起之前也急促了不少。

    陈阳的语气之中带上了一丝恳求之意“为了华夏,请不要这样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在用华夏的名头来警告我?”塞巴斯蒂安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是请求。”陈阳说着,嘴角又流出了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刚刚塞巴斯蒂安科压在他肩膀上的那一棍子,显然给陈阳造成了不轻的内伤。

    “你们亚特兰蒂斯也不用再想着废掉阿波罗了。”葛伦萨摇头叹息了一声,“他可能已经废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苏锐。

    后者仍旧侧躺着蜷缩在地上,额头上全部都是汗水,口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!

    此时的苏锐根本不在乎形象了,双手紧紧捂着那不可言说的部位,眼睛紧紧闭着,眉头深深皱起,看起来痛苦无比!

    这可怜的家伙啊!

    李悠然的脸上满是担忧,丹妮尔夏普也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就像男人永远也想象不出来女性分娩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疼痛,对于女性而言,她们同样永远也想象不到,男人的要害部位被击中会有怎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绝对是瞬间丧失战斗力啊!

    这个位置被踹中,苏锐简直恨死了兰斯洛茨,他倒是想要发疯发狂的报复,可是,这特么的连站都站不起来了!

    纵横沙场这么多年,苏锐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如此惨烈的打击!

    那已经不仅仅是身体的疼痛了,而是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颤栗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s第六更!

    大家晚安。

    。

推荐阅读:最强狂兵 有没有像365一样滚球的app 超级兵王 近身狂兵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

看网友对第3305章 来自灵魂的颤栗!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