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最强狂兵 > 第3026章 熔炉的金,和忧郁的蓝!

第3026章 熔炉的金,和忧郁的蓝!

就在诺克瓦拉还在旁观并且沉思的时候,阿克佩伊和川崎兵四郎的交流还在继续着。
“你知道的,苏锐从来到非洲之后,出手了两次半。”川崎兵四郎的声音又在电话中响起,“那半次,是在沙巴克总统府的门前,他差点抓到了你。”
那一次苏锐的忽然暴起出手,绝对算得上是阿克佩伊这些年所经历的最危险时刻之一,如果不是苏锐最后因为某种不可对外人言说的原因而忽然失神,那么这叛军首领现在已经成为了沙巴克总统的阶下囚了!
停顿了一下,川崎兵四郎继续说道:“接下来,苏锐第一次完整的出手,就让我失去了坂松号,而他第二次出手,就让你损失了五百个人。”
“你说的对,我不是他的对手。”阿克佩伊沉默了很久之后,才说出来这样一句话。
“认识到就好,只要认识到,就能做得到。”
“我不一定要做到。”阿克佩伊的眼睛里面绽放出了狠辣到极点的光芒:“为什么一定要打败他?在这一片土地上,我有一百种方法能和他同归于尽。”
同归于尽!
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更何况是阿克佩伊这种枭雄级别的人物?
在他看来,这件事情很简单——我不一定打败你,我拉着你一起死,那就算我赢了。
一个背后站着东洋的德川家族,一个背后站着强大的华夏,究竟哪一方更给力,简直是一目了然的事情。
所以,从得知苏锐来到非洲大陆、负责解决普兰铁路的问题之后,阿克佩伊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能不灰心丧气吗?
为了自己的目标,揭竿而起,努力了这么多年,眼看着就要实现目标了,结果一个庞然大物就这么从天而降一般的介入进来,让自己的所有梦想都要化为泡影了。
这种事情,放在任何人的身上,都是无法忍受的。
都是国家立场,无关对错,但是,阿克佩伊所领导的叛军,以及这些叛军的所作所为,却深深的激怒了苏锐。
苏锐既然见到了,就不会允许这种违背人类底线的事情发生。
听了阿克佩伊所说的这关于“同归于尽”之类的话,川崎兵四郎并没有再多说什么,良久,他淡淡的丢下了一句:“好自为之吧。”
好自为之,这句话是对阿克佩伊所说,也是对自己说的。
阿克佩伊觉得此事希望渺茫,但在川崎兵四郎看来又何尝不是如此?
更何况,他不仅要面对苏锐的压力,还要承受着家族内部的一些暗箭。
如果扛不住,那么早晚有一天会是切腹自尽的下场。
挂了电话之后,川崎兵四郎看着门外的那个身影,说道:“请进吧,谢谢你的不打扰。”
门外的那个身影已经站了好几分钟了,知道川崎兵四郎在打电话,就一直没有进来。
木质的推拉门被推开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出现了川崎兵四郎的视线之中。
正是海神波塞冬!
“你的国家,空气很好,街道也很干净,让人一住就不想走了。”海神波塞冬笑了笑,盘腿坐下来,然后端起一杯茶,一饮而尽。
随后,他闭着眼睛,慢慢品味着嘴里的味道,然后说道:“东洋的茶道闻名于世界,确实名不虚传。”
这位天神级人物,竟然还在东洋,一直都没有离开!这简直让人震惊无比!
难道说,他这几天来,一直都住在德川家族的内部吗?
倘若如此的话,那么他又是以何种身份住在这里的呢?
耐人寻味!
川崎兵四郎难得在这个话题上争论了一句,他不屑的笑了笑:“这还不是你们西方人的观点?东洋茶道都是被你们给炒作起来的,以至于我们自己都以为自己有什么茶道了。”
海神波塞冬听了之后,放下了茶杯,饶有兴致的问道:“你的这一番话,让我感觉到很新奇。”
“如果要感受真正的茶,那就去华夏吧。”说着,川崎兵四郎把木质的窗户给拉开,看着外面的碧海蓝天,他伸出一根手指,指着远处:“那里,就是华夏,强大的华夏。”
波塞冬笑了起来:“哦?你这是不是灭自己的志气,长他人的威风?”
“实话而已。”川崎兵四郎说出了自己心里面的感受,“有些时候,我真的很羡慕苏锐,羡慕他的背后有着一个这么强大的国家。”
说完了之后,川崎兵四郎就这么静静的望着海面,目光之中带着淡淡的复杂之意。
奇迹的是,这一番话,让之前一直微笑处之的海神波塞冬也陷入了沉默。
他仰起脸来,看了几秒钟的天花板,然后也跟着站起身来,看着外面一望无垠的海面:“国家,那是什么?我不知道。”
停顿了一下,海神波塞冬又补充着说道:“我从小就不知道什么是国家,现在也依然不知道,我是个……没有国家的人。”
“嗯,我比你还惨一点。”波塞冬说到这里,竟然咧嘴一笑。
只不过,这笑容之中,颇有一些自嘲的味道。
“你怎么会没有国家?”川崎兵四郎立刻转身,他分明从波塞冬的自嘲话语里面听出了一丝凄凉的味道。
没错,就是凄凉,他十分确定自己的听力。
川崎兵四郎对波塞冬的过往并不了解,因此也完全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样说。
这世界上,怎么会有没有国家的人?难道他是开着大篷车的吉普赛人?
波塞冬看了看川崎兵四郎,似乎是无意识的从额前拽下来一根金色的头发,在手里把玩着,他把这细细的头发打成了死结,然后还能给轻轻松松的解开,让川崎兵四郎颇为的称奇。
波塞冬的这个动作之间,似乎流露出来淡淡的惆怅味道。
“这种纯金色的头发,我想,在世界上其实并不常见。”波塞冬说道。
说着,他就这么一吹,这纯金色的头发丝便被吹出了窗外,然后不知道飘向何方。
这一根头发的旅程,就像是人生。
发过光,灿烂过,然后被舍弃,飘飘荡荡,不知道最终的归宿究竟是在海里,还是在风中。
川崎兵四郎的目光一直盯着那一根金色的头发,直到这头发被风卷走,再也看不到,才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,确实是这样,在世界上,虽然很多人有着一头金发,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,和你的并不一样。”
他转过脸来,看了波塞冬的头发一眼:“你这是……最纯粹的金,是熔炉里的金。”
说到这里的时候,川崎兵四郎忽然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。
是的,他恍惚了。
毕竟,他和海神波塞冬从来都算不得是朋友,但是,此时此刻他们却在肩并着肩,讨论着人生。
难以置信,不是吗?
如果不是此刻的情景是真实的,如果不是此刻海神波塞冬的话语绝对不是作假,如果不是他那一头灿烂的金发绝对是任何染料都无法染出来的,那么川崎兵四郎真的不会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。
这个轻轻松松的在神忍服部一生的胸前留下三个血窟窿的男人,这个以绝对战胜者的姿态降临德川家族的男人,这个强大到似乎找不到任何弱点的男人,竟然也能表现出这个样子?
看来,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孤独的。
某些人越强大,可能他的内心就越脆弱。
而这在黑暗世界之中需要很多人仰望的海神波塞冬,也是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往——而且,这过往,明显是充满了感伤的,是忧郁的。
而这忧郁的颜色……像海一样。
“我认识一些人有这样的金发,但是他们在出门的时候,总会或多或少的做一些处理,至少让自己的头发看起来不是那么的耀眼。”海神波塞冬说道。
“因为……这头发,可能会暴露你们的身份,是吗?”川崎兵四郎问道,事实上,他并不知道海神波塞冬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往,可是现在看来,自己似乎已经开始触摸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。
为什么波塞冬要把这样的秘密告诉自己?
好奇害死猫!
川崎兵四郎早就已经过了八卦的年纪了,他虽然对探知别人的秘密很感兴趣,但是他也知道,多知道一个秘密,自己就多一分危险——因为,没有谁愿意主动的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秘密!
海神波塞冬也是如此!
“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对。”波塞冬忽然微笑着看了一眼川崎兵四郎:“我今天在你的面前,并没有任何遮挡发色的意思,而事实上,这几天,都是如此。”
川崎兵四郎的六识一贯非常敏锐,此刻他忽然嗅到了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!
“这金色的头发,代表了一种血统。”海神波塞冬笑了笑,脸上浮现出了自豪自傲又自嘲的神色:“而这头发的颜色越是像熔炉里的金子,就代表,我的血统越纯正。”
说着,海神波塞冬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随后猛然攥成了拳头。
气爆声骤然响起!
“从小到大,我总比同龄人厉害许多,现在,终于找到原因了。”海神波塞冬摇了摇头,重新把手掌摊开,这一刻,空气似乎都发生了微不可查的扭曲。
“我……天生强大。”

推荐阅读:最强狂兵 有没有像365一样滚球的app 超级兵王 近身狂兵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

看网友对第3026章 熔炉的金,和忧郁的蓝!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