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最强狂兵 > 第2988章 何谓对错?

第2988章 何谓对错?

“我要立刻回去。”阿克佩伊说道。
他的眼睛里面带着些许焦急,但是并没有乱了阵脚。
他知道,自己的手底下虽然有不少猛将,可没有一个人能够跟斯拉克森掰手腕的。
若是在多马纳齐被围上几天的话,恐怕等阿克佩伊回到大本营,等待着他的就是一片废墟了。
“你现在还不能回去,整个多马纳齐已经全部戒严了。”川崎兵四郎沉声回答。
“我本来还要去港口接那一批武器下船,现在斯拉克森又在进攻我的大本营,我真是坐不住了。”阿克佩伊一边打着电话,一边在房间里面踱着步。
“呵呵,你之前那优哉游哉的状态哪去了?现在知道着急了?”川崎兵四郎的语气里面满是嘲讽。
“我知道,你一定有办法送我出去,对不对?”阿克佩伊无奈的说道:“你就再帮我这一次,行不行?”
其实,阿克佩伊把自己的队伍隐藏的很好,在这方面,他是顶级的水准,斯拉克森并不一定能够在短时间内找到叛军的位置,但是这个将领的能力实在太强,阿克佩伊和他交手过几次,基本上都是平分秋色,他实在不敢用大本营的安全来做赌注。
按理说,这次的事情完全不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的,阿克佩伊平日里的警惕性是足够强的,但是由于这一次确实比较托大,而且对沙巴克有着轻视之心,导致自己陷入了完全被动之中。
“下次你一定不能再随随便便来到多马纳齐了,我想,这次的危险你也已经体会到了。”川崎兵四郎无奈的摇了摇头,随后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一抹狠辣的意味:“你可能并不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,但是我告诉你,倘若你失败了,我回国所面临的下场可能就是切腹自尽,你明白吗?”
“切腹自尽?”阿克佩伊的眸光一闪,也流露出来类似于川崎兵四郎的狠辣眼神,“放心,没有你,就没有我的今天,我是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这一番话说的还算是在情在理。
川崎兵四郎说道:“好,那接下来我会安排一个化妆师上门接应你,如果你坚持要回去,那就只有采取这个办法了。”
“化妆?”阿克佩伊有点怀疑这样能否瞒天过海,“万一被认出来怎么办?”
“我给你派去的化妆师,自然有易容的能力。”川崎兵四郎说道,“还有,等你回去之后,在最短的时间内稳定住局势,就立刻前往港口接船。”
…………
“喂,佩琪特尼,你是从哪里来的?”
“你和川崎兵四郎是什么关系?”
“你是在东洋长大的吗?”
“你听说过东洋有忍者吗?你是不是会忍术?”
在等待化妆师上门的过程中,阿克佩伊颇有些无聊,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抛出去,问向佩琪特尼。
答案却是很显然的——佩琪特尼对此根本没有理会,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,仍旧是那副酷酷的模样。
“饭好了,吃饭。”
她端了一小锅米饭上桌,这就是晚饭了。
阿克佩伊也是过惯了苦日子的人,小时候就是孤儿,没有大人管,挨饿很多年,几乎快要把人世间的所有苦难都受个遍了。因此,他并不觉得这晚饭多么不能下咽,毕竟当初连树皮草根都吃不上。
这货西里呼噜就吃了两碗米饭,看起来喷喷香。
不同于打起架来雷厉风行的模样,此时佩琪特尼吃起饭来倒是很慢,她偶尔会看看阿克佩伊吃饭的样子,若有所思。
阿克佩伊放下碗,抹了抹嘴,笑呵呵的说道:“嘿,小漂亮妞儿,在我刚刚吃饭的时候,你偷偷摸摸的看了我三次,我没说错吧?”
“呵呵。”佩琪特尼冷笑了两声,并没有说什么。
但是,她表面上很淡定,心里却对阿克佩伊的说法有些吃惊。
毕竟,她也只不过是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几次而已,这都没有逃过对方的眼睛,此人实在是六识敏锐。
“谢谢你的晚餐。”阿克佩伊说这句话的时候看起来还彬彬有礼呢,可是接下来便很快的暴露出了他的本性,“只是不知道未来得等多久才能再吃到你的饭了。”
淡淡的看了阿克佩伊一眼,佩琪特尼并没有说什么,默默的收拾了一下,便走到了院子里面站着,仰望着土墙所拦不住的蓝色天空。
一片沉默。
“喂。”阿克佩伊静静的看了看这场景,随后便出声打破了这沉默……他这一声颇有点煞风景的味道了。
佩琪特尼转过身来。
“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姑娘,她和你一样,都喜欢仰望天空。”阿克佩伊说道。
他的眼神之中有着难得的宁静,似乎是在回忆往事。
佩琪特尼再度把脸转了回去,重新看着天。
万里无云。
真是很老套的搭讪手段啊。
看到佩琪特尼的反应,阿克佩伊笑了笑,表情之上似乎有一丝自嘲的味道:“这世界就是这样,每当我在讲故事的时候,人们总是以为我在说真话,每当我真情流露的时候,人们却总是以为我在讲故事。”
佩琪特尼这姑娘还在静静的看着天空,丝毫不为所动。
“说真的,我曾经确实是遇到过一个喜欢仰望天空的姑娘,她告诉我,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走出贫民区,远离贫穷,过上吃穿不愁的生活。”阿克佩伊的眼睛里面还的的确确的充满了回忆的神色:“当时,我听了这些话,告诉她,我一定会带她走出贫民窟,永远不要再住在那鬼地方。”
佩琪特尼转过脸来。
“我允诺过,要让她过上好生活,于是,在别人还在睡大觉的时候,我就已经开始起床做工,我当时的工作很简单,就是在当地的小水泥厂扛水泥,每天扛八小时,从早到晚,一天下来,能扛三百多袋。”
说到这里,阿克佩伊停顿了一下,用手在空气中比划着:“大概是这么大的一袋,每一袋都得两百多斤。”
嗯,每一袋两百多斤,每天扛三百多袋,普通人很难受得了这种辛苦的劳作,而阿克佩伊却展现出了非凡的毅力来。
“我当时日复一日的做着这个工作,当时的眼界太小,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赚到钱,才能带她永远的离开贫民窟。”阿克佩伊也走到院子里面,和佩琪特尼肩并肩站着,“不过现在,经历和眼界都变得不一样了,我的观点也已经转变了,赚钱,可以有很多种方式,而出苦力,一定是最笨的那种。”
时间虽然给了阿克佩伊答案,但是他却并不知道这答案究竟是不是正确的那一个。
从长远来看,这种意识形态的转变,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。
“我以为,通过我的努力,能够让她过上好日子,可是后来……”阿克佩伊的眼睛深处出现了一丝痛苦之色,这种痛苦是绝对无法伪装的:“后来的某一天,等我做完工回来,发现她死在了床上,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穿。”
阿克佩伊也仰起头,望着天空,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眼光稍稍的波动了一下,不过眼角并没有泪水流出。
“为什么?”
这一次,佩琪特尼终于主动问了一句。
“被两个路过的政府军给强…暴了,她当时反抗的太激烈,然后便被那两人掐死了。”阿克佩伊的眼睛里面已经没有了恨意,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,即便重又提起,所产生的情绪也不会表露出来的,他很平静,就像是在诉说着一件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。
“后来呢?”佩琪特尼继续问道。
她也没什么表情,但是依她的性子,能够问出这么一句话来,已经说明她的内心深处起了波动了。
“后来我就去找警察,警察不管,我去政府军的驻地闹,但是根本没人理会。”阿克佩伊说道,“当时有目击者已经看到了他们,但是当我去找那两个目击者作证的时候,他们又不愿意站出来了,呵呵,他们不敢,怕被弄死。”
“你确定是那两个政府军干的吗?”佩琪特尼问道。
“我当然确定,他们还穿着军队的衣服。”阿克佩伊说道,“我的那些邻居不会说谎的,他们只是胆子小。”
“可是,你没证据。”
“你说的对,我确实是没有证据,我也没办法,我甚至不知道那两个人渣究竟长什么样子。”阿克佩伊说道,“可是,我最喜欢的姑娘,怎么能这么白白死掉?我当然不甘心。”
“一年后,我才知道,其实当时邻居家的一个小孩子偷偷的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,把那两个政府军出门时候的样子全部拍下来了,当我看到照片的时候,我就知道,这件事情终于要有个了结了。”
佩琪特尼看着他,并没有再问吗,结果已经是显而易见了。
“他们死了,附近驻地的军人并不多,找出他们并不是什么难事。”阿克佩伊的眼睛里面终于有了一点疯狂的光芒:“杀了两个政府军,我只能跑路了,在国外流亡了好几年才偷渡回来,那一段时间,也多亏了川崎兵四郎帮助我。”
“后来,等我回来,发现自己还在通缉名单上,根本活不下去,只能拉起了一支队伍,反抗政府军。”阿克佩伊直视着佩琪特尼的眼睛,“你说,我做错了吗?”
——————
PS:第四更送上,大家晚安。

推荐阅读:最强狂兵 有没有像365一样滚球的app 超级兵王 近身狂兵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

看网友对第2988章 何谓对错?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