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最强狂兵 > 第2943章 怜取眼前人!

第2943章 怜取眼前人!

晚上,苏锐躺在房间里面,他算了算接下来那些不太能够让他安心的事情,貌似……还有很多件。
这些事情确实让人挺头疼,苏锐虽然有一些拖延症,但更喜欢尽快的解决掉这些麻烦。
可是,国家交给他的任务又耽误不得。
所以,现在苏锐也只有把关于西方黑暗世界的事情先放一放了,说不定在等等之后,可能会迎来新的转机。
“非洲,非洲……”苏锐念叨着,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第二天一早,就在烈焰大队刚刚开始出操的时候,苏锐就已经乘车离开了。
任务在身,不停的连轴转,好像在任何地方都不能久呆。
不过,苏锐也习惯了这种生活,一直忙忙碌碌的,会显得不那么空虚。
人生,不就是用来折腾的吗?
所谓的佛系,并不应该属于苏锐这个年纪。
苏锐要先乘坐高铁前往南阳市,在那儿停留一夜之后,乘坐国际航班飞往普勒尼亚的首都多马纳齐。
随后,某个俄国高级女特工也会和他在那个地方会和。
至于为什么要在南阳停留一夜,原因很简单——因为南阳还有一个苏锐要见的人。
好久不见了。
甚是想念。
生活总是匆匆忙忙,想要抽身去见个人,都不是什么特别容易的事情。
苏锐走出了南阳高铁站,一辆红色轿车已经在出站口等着了。
一个穿着小西装配长裙的女人,就这样靠在车子边,她戴着墨镜,看不清面容,但是从站立的姿势上来看,还是能够给人带来一种翘首以盼的感觉。
她在等人。
不少路过的旅客都纷纷对她行注目礼,实在是这个女人在人群中太出挑了,甚至称得上是耀眼,起伏的曲线和那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气质,对全年龄段的男人来说,都会形成无法抵御的吸引力。
尤其是十八九岁的少男们,这个御姐身上所透发出来的吸引力,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堪称致命的。
苏锐拎着行李箱走出来,冲着这边远远的挥了挥手。
那女人看似很淡定,她甚至没有摆手,只是摘下了墨镜。
她露出了眼睛。
就像是一池淡淡的春水,水面之下流动着情意。
她的眼睛里面有思念,有感谢,有满足,有笑意,还有……开心。
好久不见,你能再来,真好。
她的眼睛好像会说话,顾盼生辉。
路过的行人们纷纷朝着这儿看过来,当他们看到似乎并不出众的苏锐走到那个极品美女面前的时候,一个个的心里面都响起了哀嚎的声音。
这算是什么?算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吗?
当然,苏锐要是听到了这个答案,肯定会很不满意——老子也是一表人才,怎么就成了牛粪了?
“我的妖精姐姐。”苏锐笑着,微微低头,看着眼前的漂亮女人,“又变漂亮了啊,你看看,周围有多少人在看着你。”
“可我的眼睛里只有你。”她回答道。
这个女人正是薛如云。
这一段时间以来,她独自在南阳打拼,苏锐上次来到这里,已经给她打下了极好的基础,薛家的某些人都已经服服帖帖,甚至是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了,在这种情况下,以薛如云的能力,自然也是如鱼得水,崛起之势已经形成了,谁也别想压制得住。
再加上有李圣儒和齐啸虎的信义会从旁协助,更没有谁敢打薛如云的主意了,薛家的那些人就算是再不满,也没有任何的办法。
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曾经被他们扫地出门的女人,重新走回来,站在让他们不得不仰视的高度上。
…………
我的眼睛里只有你。
这是一句无比深情的话。
但是,不知道为什么,从薛如云的口中说出这句话来,却莫名的有种撩拨的味道。
苏锐不禁想起之前和这妖精姐姐相遇的种种了。
似乎,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起,她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撩人的感觉——当然,后来苏锐也明白,这只是薛如云的伪装,她习惯用这个样子来遮挡自己了。
苏锐微微低下头,他看到了薛如云精致的面颊,看到了对方那雪白的脖颈,如果视线再往下的话……
“咦,你今天的衣服怎么这么严实啊。”苏锐本能的说道。
说完,他自己便笑了起来。
“严实不严实,对你来说,有区别吗?”薛如云微微仰着脸,微笑的看着苏锐。
这句话的内容……好像很丰富啊!
苏锐忽然觉得有股血冲脑门的感觉。
“淡定,淡定……”他深呼吸了几下,不断的告诫着自己。
薛如云眨了眨眼睛,强烈的电流从她的眼睛里面释放了出来:“怎么了,这一段时间不见,好像你变得更羞涩了?”
停顿了一下,她换了个词:“不,应该是……更小受了?”
苏锐欲哭无泪。
他真的不喜欢这个形容词,老子也是纯爷们真汉子好不好……
可是,“苏小受”的烙印已经打在他的身上,再也抹不掉了。
“明天就走?”薛如云问道。
她的眼睛亮晶晶的,比阳光还要耀眼,却比春风还要温和。
苏锐忽然觉得,这样的一双眼睛,似乎看多久都看不够。
“任务在身。”苏锐苦笑了一下,说道,“为国办事。”
“虽然只有一天时间,但是,我也很知足了。”薛如云说道,“上车。”
“去锐云集团吗?”苏锐笑着问道。
这个集团的名字还是当初薛如云坚持要用的,这综合了他们两个人的名字,也代表了薛如云内心深处的某种执念。
这是执念,也是殷切的期望,但是,薛如云知道现实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,她不得不把这种希冀给深深的埋在心底。
是的,其实经历了年少时期的风浪之后,生活对于薛如云已经是如同又苦又咸的海水一样,而苏锐却把她从这一片看不到希望的汪洋之中拉了出来,在这疲惫的日子里,给她点亮了一束光。
总有一个人会成为你的远方,总有一个人会让你向往,而对于薛如云来说,无论是远方的向往,还是现实生活中的光芒,这些都集中在苏锐的身上。
“可以去看看。”薛如云说道,“但这并不是今天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什么最重要?
苏锐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深层含义,他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,然后笑着说道:“要不,咱们再去一趟薛家,再敲打敲打那些人?”
上一次,苏锐去了一趟薛家之后,从老佛爷到最小的一辈,全部都服服帖帖了,再也没有任何人敢对薛如云恶语相加,甚至,他们再见到薛如云的时候,都不得不报以尊敬的眼神。
当然,在这尊敬的眼神下面,则是有着隐藏极深的惶恐。
无论是尊敬,还是惶恐,都是本能的,当然,这也能从侧面说明,这群薛家人,确实——挺没骨气的。
有胆子做了,没胆子认,别人一打上门来,立刻就怂,还真是挺没劲的呢。
“不用,我的事情都解决的差不多了。”薛如云说道,“你好不容易来南阳一天,我不能老让你帮我做这些事情,再者说了,也没多少必要。”
停顿了一下,她说道:“其实,不用浪费太多的精力在那家人的身上,都过去了,生命珍贵,不能就这样浪费。”
苏锐闻言,转脸看了看薛如云那精致的侧脸:“你的变化可比我想象中的要大许多。”
这是一种心态上的变化。
以往薛如云的心情在绝大部分时候都是灰暗的,但是现在看来,情况开始变得不一样了。
苏锐在出手相助、把薛家踩在脚下之后,薛如云开始觉得,活在仇恨之中,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,生活总要继续,总要给心门打开一道缝隙,让温暖甚至是灿烂的阳光照进来。
而且,人活一世,不能总看着过去,要看身边,看未来。
最近,薛如云的办公室里面总是少不了一种花——格桑花。
在藏族,这种花象征着幸福和快乐,但是,少有人知道,这格桑花所代表的花语是——怜取眼前人。
对于薛如云来说,眼前之人不在身边,在心里。
“当然。”薛如云也转脸看了看苏锐,“好不容易见你一面,当然不能让你把精力用在帮我解决矛盾上面。”
“这有什么好客气的,咱俩是什么关系?”苏锐笑了笑,“有什么不好处理的矛盾,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“那好吧。”薛如云眨了眨眼睛,说道:“今天,我就是你的主要矛盾。”
苏锐分明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电流从她的眼睛里面释放了出来!
“啧啧,你就是我的主要矛盾……”苏锐感受到了这一股电流,忽然觉得心头开始变得火热了起来!
“所以,今天我不要你帮我解决矛盾。”薛如云伸出手来,放在了苏锐的手上:“你解决我就可以了。”
这真是个女妖精。
苏锐知道,这句话其实是有开玩笑的成分在其中的,可是,一旦从薛如云这极品御姐的口中说出来,偏偏就能够让人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诱惑力。
想着曾经和薛如云在南阳所发生的那一幕幕火热的场景,苏锐觉得,自己还是得淡定一点,纯洁一点。
说话间,薛如云已经拐上了高速公路了。
“我们这是去哪里?”苏锐看着风驰电掣的车子,问道。
“出海。”她说道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PS:第二更送上!

推荐阅读:最强狂兵 有没有像365一样滚球的app 超级兵王 近身狂兵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

看网友对第2943章 怜取眼前人!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