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最强狂兵 > 第1138章 忠诚的地炮

第1138章 忠诚的地炮

足足五分钟之后,苏锐才把嘴巴从丹妮尔夏普的嘴上挪开。↗,

他用的力气可着实不小,后者的嘴唇甚至都有些微微红肿的迹象。

伏在美人儿的身上,苏锐气喘吁吁。

丹妮尔夏普的面色带着潮红之色,同样大口喘着气,胸膛上下起伏着——在西方黑暗世界,不知道有多少人渴望看到这样的风景。

不知道怎么的,丹妮尔夏普觉得刚刚的那种感觉很奇妙,她想要生气,却完全气不起来。

不过,不服输的性格还是让她嘴上继续抢占上风,鄙夷的说道:“怎么了?接个吻就能让你累成这个样子?就你这水平,上个床还不得累吐血?”

和苏锐认识了那么久,貌似丹妮尔夏普的毒舌水平也是有所提升。

“丹妮尔夏普,你别猖狂。”苏锐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别看我现在受了伤,分分钟就可以把你搞定。”

丹妮尔脸上的嘲讽笑容更加浓郁:“是哦,你自己都承认了,你干那事儿是分分钟。”

苏锐听了这话,真想撞墙。

那么美妙的人儿就在身子下面,换做任何一个男人,都不想就此放弃,但是苏锐还是叹了口气,翻身下来,躺在丹妮尔夏普的旁边。

他和这个女人处于一种让人极为费解的关系之中,之前喊打喊杀,互相看不顺眼,如今则是互相嘲讽互相伤害互相调戏,甚至彼此都光光的被对方看了好几次了。

这特么算是什么事儿啊!

而且,对方还是宙斯的女儿。

这并不代表着苏锐不敢泡宙斯的女儿,他并不是色胆包天,但是胆子着实不是宙斯的女儿了,哪怕是宙斯的媳妇儿……苏锐想着想着,开始觉得自己有些重口味了。

总之,苏锐在现阶段不能和丹妮尔夏普发展任何的关系,他现在也没法形容彼此之间到底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,或许,应该用“亦敌亦友”来形容?

不过这也不对啊,苏锐一点也不想和这个女人当朋友!

但要说是敌人也不合适,这个女人的初吻都被自己给夺走了,此时又稀里糊涂的来了一场更加激烈的吻。

苏锐刚刚也是头脑发热了,如果可以重来一次的话,绝对不会再干出来这种事情的。

丹妮尔夏普见到苏锐翻身下去,不知为何,一种无以名状的淡淡失落从她的身体深处升了起来。

请注意,这种失落感是来自于身体深处,而不是心里深处。这说明,女人也是有本能的。

她躺在苏锐的身旁,浴袍已经散开,露出了黑色的贴身衣物。

镂空的花纹,配合着大片的雪白,肌肤细腻的如绸缎一般顺滑,实在是世间最美妙的风景。

苏锐却完全没有欣赏风景的意思,他望着天花板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刚刚不好意思,我有点冲动了。”

“冲动?”丹妮尔夏普听了之后,眼睛之中露出了嘲讽的神情:“你终于承认见到我会冲动了?你还会为了冲动而道歉?”

苏锐差点抓狂:“你是什么理解力?我说的冲动和你说的性-冲动根本不是一回事!”

“就是一回事!阿波罗,你要是再敢这么欺负我,你信不信我把你……”

丹妮尔夏普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苏锐打断:“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他本来是真心要道歉的,可是对方的表现,让他彻底绝了道歉的心思。

既然是这样,那就不如死磕到底好了!不解风情的女人!

丹妮尔夏普望着苏锐挑衅的目光,气的不打一处来:“我也会把你往死里欺负!”

这两天来,在彼此的关系之间,她还是占据了大部分时间的上风,因此,丹妮尔夏普对于“欺负苏锐”这件事情,也是越来越有自信和底气。

这种“误解”一旦造成了,那么就很难改变了,她会把苏锐当成一个非常好欺负的对象,却忽略了至关重要的一点——这一点会让她在日后为这种误解付出“代价”。

“你这样嫁不出去。”苏锐叹了一口气,强行把自己的目光从丹妮尔夏普的身上给挪开。

她的身上实在雪白的晃人眼睛,苏锐恐怕再看下去,就又得犯流鼻血的老毛病了。

“嫁不出去,关你屁事?”丹妮尔夏普继续针锋相对:“你抢走了我好几次初吻,你没打算对我负责?”

“我对你负责?”苏锐的毒舌功力再一次体现:“我宁愿对母猪负责,也不会对你负责,距离你那么近,天知道什么时候我就没命了!”

停顿了一下,苏锐继续嘲讽的说道:“初吻还能有好几次的?再说了,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你的初吻。”

得,说错话了。

男人和女人之间,最要命的就是这种怀疑,苏锐其实一点也没有怀疑自己抢走了对方的初吻,但是此时嘴硬吵架,偏偏嘴贱给说出来了。

“当然是我的初吻!你就是个混蛋!”丹妮尔夏普气的重重的踹了苏锐一脚,然后气冲冲的站起身来,把身上的浴袍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此时的丹妮尔夏普只是穿着一身最简单不过的黑色内衣而已,简直是要多清凉有多清凉,不过还好,不知是不是昨天特意挑选的,她下半身的短裤是平角紧身的,并不是那种能把苏锐诱惑到死的丁-字裤。

她想要去房间门口,一看到自己穿的这身贴身衣物,改变了主意,转身走到了阳台,双手撑着栏杆,高耸的胸膛还在上下起伏着,大口喘着气,很显然被苏锐这句话给气的不轻。

人家明明就是初吻好不好!

有哪个女人不看重自己的第一次?哪怕只是个吻!

不仅很多男人有第一次的情结,女人也有好不好!

苏锐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嘲讽归嘲讽,但是现在这样说,就有些太没有风度了。

苏锐也很喜欢看到丹妮尔夏普抓狂,不过看到对方这样生气的样子,他的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的。

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他也从床上爬起来,朝着阳台走过去。

苏锐同样没穿浴袍,浑身上下也只有一件而已。

由于这两人所住的房间楼层够高,因此并不担心路上的行人会仰头看到他们走光。

不过这个时候,对面一幢写字楼的楼顶,有一个望远镜正居高临下的正对着这边。

地炮举着望远镜,伏在顶楼的栏杆旁,一边小心翼翼的隐蔽着自己,一边观察着苏锐和丹妮尔夏普所在房间的动静。

他以前是并不擅长这样隐蔽追踪的,但是跟了老牌天神葛伦萨学习之后,地炮在这方面的能力几乎已经无人能及。

由于苏锐和丹妮尔夏普的窗帘一直紧闭着,整整一个晚上,地炮也没有发现什么太过劲爆的镜头。

越是这样,越是放心。

地炮在到达楼顶之前还非常担心呢,万一看到了什么“不太好”的画面的话,还要不要向葛伦萨汇报呢?

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,太阳升起,地炮也松了一口气,看样子他不需要再在这种“汇报”和“不汇报”之间做选择了,这两个人估计也就是在房间里各睡各的,什么也没发生。

在自欺欺人方面,地炮也算是水平够高了。

不过,就在这个时候,他发现,阳台的窗帘忽然被拉开了,一个身穿黑色内衣的女人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。

那雪白的肌肤,配合上早晨的阳光,地炮的眼睛差点被亮瞎了!

他连忙挪开了望远镜,本能的闭上了眼睛,他的小心脏、不,大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!

这可是神王宫殿的大小姐啊!她穿着内衣的样子就这么被他看到了!

地炮觉得自己运气很好,但是有些说不过去,他不好意思再举起望远镜了。

在这个家伙的心里,本能的认为这样会对不住葛伦萨和宙斯。

不过,转念一想,地炮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。

等等!

丹妮尔夏普是穿着一身内衣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,地炮只是看了一眼而已,就能确定那身衣服绝对是贴身的,而且绝对不能再少一件,否则可就那啥了。

可关键的是,她穿成这样从房间里面走出来,那么阿波罗呢?阿波罗岂不是早就看到了这个场景?他和丹妮尔夏普之间的关系到底发展到了何种地步?

事实上,在看到两个人开了同一间房的时候,地炮和葛伦萨一样,还想着自欺欺人,但是,现在这种场面,无疑证明这一对男女已经把该做的全部都做完了!

否则,哪个女人会穿着贴身衣物在别的男人面前走来走去?地炮相信神王宫殿的大小姐绝对没放浪到这个份上。

到底是看,还是不看,这真的是个问题。地炮的心思很简单,但是此时此刻,他却比莎士比亚笔下的哈姆雷特还要纠结的多。

出于强烈的责任感,还有对事实真相的探究感,还有……那一丝丝再看看丹妮尔夏普的心理,让地炮再一次用勇敢的举起了望远镜。

事实上,隔着这么远的距离,再加上阳光太明亮,他看不清丹妮尔夏普脸上的表情,在他看来,丹妮尔夏普就是在悠闲的看风景。

可是,过了半分钟之后,让地炮更加蛋疼的场景出现了。

只见阿波罗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,他同样只穿着贴身的衣物,站在了丹妮尔夏普的身后。

苏锐就这样站了十秒钟,然后伸出手,从后面环住了丹妮尔夏普的纤腰。

后者没有挣扎。

清晰的目睹了这一切的地炮觉得自己血压升高手冰凉,他掏出手机,开始拨号,还自言自语:“我是忠诚的,我一定要把这一切给如实上报。”u

推荐阅读:最强狂兵 有没有像365一样滚球的app 超级兵王 近身狂兵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

看网友对第1138章 忠诚的地炮的精彩评论